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与自然 > 环境保护 > 正文
联合国正在起草历史性公约保护海洋
来源:科学网 作者:唐一尘 发表时间:2018-07-18 06:00:44
字号: [双击滚屏]
在今年4月于纽约举行的联合国谈判预备会议上,Snelgrove发表了讲话。他说:“我们必须承认,科学不是唯一的决定性因素,但我们希望这是主要考虑因素之一。”

南太平洋的广阔海域不受法律保护。图片来源:Getty


15世纪早期,葡萄牙水手到达了大西洋一片平静水域,这里覆盖着成片的黄棕色海藻。风平浪静,他们的船随着洋流随意漂荡。水手给这种海藻命名为马尾藻,这片水域后来被称为马尾藻海。


这片区域最初被认为是海洋中的沙漠,而现在人们发现它更像是水中的热带雨林。它是地球上最稀有和最珍贵的海洋生态系统之一,这里的营养十分丰富,鳗鱼不远千里从欧洲或美洲的河流来这里繁殖后代。


但是,马尾藻海也是远洋水域中最脏乱、环境破坏程度最大的区域之一。环绕这片海域的洋流困住了大量塑料垃圾,沿着如今繁忙的航运路线,鱼类资源也在减少。


科学家希望能保护马尾藻海的生态系统,而且已经有十个国家政府签署了保护该海域的非约束性协议。但他们能做的相当有限,因为国际法律在这方面还有很大空白。


马尾藻海不归属任何一个国家控制。每个国家可以保护和开发距离自己海岸线200海里以内的水域,而这些“专属经济区”之外的所有区域都被认为是国际水域:公海。


公海占地球上海洋的2/3,提供了90%的海洋生物栖息地,每年渔业捕捞的价值高达160亿美元。海洋也是主要的珍贵矿物、药物、石油和天然气田的发现地。但没有一个总括性的条约保护海洋中的生物多样性和脆弱的生态系统。


而现在公海保护的势头正盛。今年9月在美国纽约将启动关于一项联合国条约的商谈,这项条约很可能会成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附加条款,关注如何通过设置专门保护区和制定针对深海开矿等活动的规则护卫这些广泛共享的资源。该条约也可能找到一些方式让所有国家都从深海物种研究中获益。


这些商谈预示着海洋方面也将有类似《巴黎气候协定》的国际协议。“我们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确定一个条约让各国管理公海上的活动。”美国非营利性机构海洋保护中心主席Lance Morgan说。


联合国、区域性渔业组织和非营利性组织已经列出了很多像马尾藻海一样需要保护的国际海域。但研究人员不确定,政客是否会遵从科学家的建议。


划出警戒区


这项条约的一个主要焦点将是如何创建海洋保护区(MPA)。海洋保护区是至少部分禁止商业活动的区域。这无法阻挡塑料进入海洋,也阻止不了水温或者酸度升高,但如果设置得当,保护区可以增加海洋种群的数量和多样性,使它们对这些压力因素更有抵抗力。


科学家认为世界上至少30%的海洋,均匀分配给各种海洋生态系统,应该被划为警戒区,以防止大规模的海洋生物灭绝。近7%的海洋如今受到保护:过去3年间,13个世界上最大的海洋保护区在近岸海域设立,均超过10万平方公里。


然而实际上,这些保护措施往往并不足够。为起到保护效果,海洋保护区需要一些关键特征:它们必须是“禁取区”,或者说完全禁止商业活动;面积至少要100平方公里;永久性地与周围的非保护区有深水或沙地作为物理分隔;有强制执行的保护措施。


一项对87个海洋保护区的分析研究发现,只拥有以上特征中一两项的保护区在生态上与存在渔业活动的地区并没有差别。


目前,很多近岸海洋保护区都允许石油和天然气勘探、航运和捕鱼。只有2%的海洋是完全禁止的,它们大多位于热带深海,工业界原本就无甚兴趣,因而也对总体上减少海洋开发功效不大。至于公海,只有0.5%是禁止商业开发活动的。


“和许多近岸的情况相似,公海上的保护区也有很大可能只设立在商业价值很低的区域。”美国宾夕法尼亚富兰克林和马歇尔学院环境管理专家Elizabeth De Santo说。


科学界针对海洋保护区的建议如何能整合到联合国条约中尚不确定。而从关于近岸海洋保护区的争议可以看出,科学家十分担忧他们的建议会被忽视。例如,在规划中的加拿大海岸的劳伦斯海峡保护区,有将近90%的保护区域内都可能被允许钻探石油和天然气,这违背了科学界的建议。


监测和执法


一旦决定要建立海洋保护区域,收集基线参照数据就非常关键。2000~2010年,一个名为“海洋生物普查”的项目让研究人员对公海中的生物现状有了较深的理解,但自那以后海洋温度上升,酸性增强,而且捕鱼量更大了。对新数据的需求将激发新发现。


“一项新的条约能够将国际社会的目光聚焦到探索、了解和监测这些共享海洋区域的迫切需求上。”美国杜克大学海洋生态学家Patrick Halpin说。


另一方面,监测破坏保护区的行为得以实现,要得益于卫星技术。例如,国际渔业观察(GFW)是一个基于卫星监控的新项目,2014年由非营利性组织SkyTruth和Oceana与谷歌公司一同发起,任何人只要连上Wi-Fi就能通过它实时追踪渔船。


这些技术提供的数据表明,商业捕捞的范围覆盖了大半海洋,面积相当于陆地上农业范围的4倍。


但是,实际管理这些破坏行为是一个政治问题,而且依赖于各国的意愿。一项关于几百个近岸海洋保护区的分析研究发现,人员和经费配备是海洋保护区的保育功能有效与否的最强影响因素。


研究人员发现,拥有足够数量的人员能巡查区内活动的海洋保护区,其生态效益比那些监管力度不足的保护区高近3倍。


环境评估


在陆地和近岸水域上,新的商业活动必须通过环境影响评价(EIA)衡量对比收益和对当地野生生物的潜在危害。


在公海上,只有某些活动是以这种方式监管的。直到2006年,海底拖网捕捞都不需要通过环评,而这是一种对生态系统破坏很严重的捕捞方式。在那之前这种捕捞方法已经破坏了深海珊瑚。甚至现在,中层水深捕鱼、开放水域养殖、火箭发射,都不需要考虑可能的环境危害。


科学家期望公海上新的商业活动能够受到更严密的监管,尤其是深海开矿,很可能成为联合国谈判中的一个焦点问题。


依据国际海洋法公约建立的国际海底管理局已经批准了29个勘探许可证给Lockheed-Martin等公司,主要在海底山脉和热泉周边进行勘探。它正在起草采矿公司需要遵从的环评法规。


北卡罗来纳州杜克大学深海生物学家Cindy Van Dover说,科学家们担心这些规定可能不够严格。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是,企业能否开采活跃的热液喷口。加拿大多伦多的鹦鹉螺矿业公司——该公司可能会开始首次深海采矿作业——目标就是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水域的活跃喷口,这引起了人们的担忧,即这种作业也可能会发生在公海上。


活跃的喷口养育着多样化的大型生物群落。一般来说,这里超过60%的物种是独一无二的。“我们认为应该保护活跃的热液喷口。”她说。科学家们还不知道这些生物群落能否从采矿中恢复过来。


加拿大圣约翰纪念大学深海生物学家Paul Snelgrove说:“我们从海底拖网捕捞中了解到的是,恢复时间,特别是对于深海珊瑚这样的复杂栖息地来说,可能有数百年。”


在今年4月于纽约举行的联合国谈判预备会议上,Snelgrove发表了讲话。他说:“我们必须承认,科学不是唯一的决定性因素,但我们希望这是主要考虑因素之一。”

【责任编辑:贤柔】

标签:联合国 历史性公约 保护海洋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